欢迎访问腾讯体育免费直播无插件-新浪体育
联系热线:

400-0656996

中国铝镁加工业历史展览馆20日在哈开馆(组图)

2021-04-21 20:08

 

  展览馆集影像资料、设备模型、产品实物于一体,充分地展示了中国铝镁加工业从无到有、从小到大、从弱到强的光辉历程。有力地刻画了从事中国铝镁加工业的人们艰苦奋斗、追求卓越、与时俱进、开拓进取的精神风貌,适应了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协调发展的时代要求。

  · · · 黑龙江省党政机关出差会议首次实行招标“定点”管理 · · · · · · ·

  从小卖部门口捡到的一分硬币到卖猪的3144.82元收入,江西省赣县储潭乡农民王海都记得一清二楚——

  东北网5月20日电据人民日报报道,“车费78元,气球8元,宝葫芦农庄门票70元,划船45元,烟丝15元……”5月2日那天,王海和老伴像城里人一样,带着孙子孙女在郊区的游乐园玩了一整天,晚上还去参观了赣州市黄金广场的音乐喷泉。尽管回家已是深夜了,老王还是拿出账本,认真地记下了当天的开销。

  今年69岁的王海,是江西省赣县储潭乡红河村的一名普通农民,膝下有三儿两女。每天记录下家庭收支,是曾经作过生产队出纳的王海的一大爱好。从生产队的工分单到如今的16开记账表,已泛黄的“家庭经济日记”上密密麻麻写了近150页。从1980年2月17日开始,王海一天不落地记录下了家庭每笔开支的用项、数量和日期。

  说起自家的这本账本,王海如数家珍。“第一笔账是1980年2月17日买煤油,用去0.5元,最大的两笔收支是2003年4月9日卖猪的3144.82元,1999年盖房子用去9815.3元……”

  “起初只是为了做一个生活记录,记下当时家庭的收支、物价。现在回过头看看,都成历史文物了,觉得很有意义!”王海感慨地说,以前经济拮据,家里炒菜都用‘两口锅’,为啥?两口锅都破了个洞,为省钱就将它们叠在一起凑合着用。一分钱恨不得当作两分钱用,有本账就有了谱。1982年1月开始,老王还统计出每个月收入、支出、现金、存款的总金额。每到年底,一家人的经济收支状况还要做统计,看看与年初计划是否相符。

  王海还给笔者展示了他历年上缴乡村税费的票据。1981年交公粮280.7斤、油17.5斤;1999年交农业税、三提五统、公路集资、水费等965.8元;2004年交农业税84.9元……从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农民负担的历史演变:1981年到1986年,基本上没有什么税费;1986年直至上世纪90年代末,各项税费逐年增加,从2000年开始税费又呈逐年下降态势,直至2005年消失。“现在好了,农民种田不用交税,政府还有钱补呢。”王海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
  1991年1月3日买黑白电视机350元;2001年2月4日买彩电1800元……

  1980年,王海的家庭总收入是574.90元,总支出是836.54元,负债261.64元;1985年收支相抵后结余是2.3元,首次出现正数;到1993年底,王海的家庭积蓄达到5600元,之后王海的几个小孩相继在外打工,2001年总收入是10022元,2006年总收入是22996元,其历年存款余额为27836.45元。27年中,王海的家庭收入增加了40倍,存款增加了28098.09元。

  上世纪80年代的账簿中,记载的大多是松紧带、红头绳、板油、食盐和糖精,146元的“蜜蜂”牌缝纫机、120元的“凤凰”牌自行车是全部家当中最值钱的;上世纪90年代后,彩电、摩托车成了最贵重的家产。同时,收入和支出的内容也有了很大的变化。种粮农民补贴、良种补贴、建沼气补贴等新类别不断涌现。支出方面,不单单是购买化肥农药、油盐酱醋、添件衣裳,还有电话费、手机费、合作医疗参保费……而农业税、特产税、三提五统等则先后从账本上消失。

  小账本连着大社会。王海的家庭账本不仅是他自己的一部家庭生活发展史,更是一部改革开放以来农民朋友的生活变迁史。

  从账本上看,王海27年的总收入为164533.54元,从1997年到2006年的10年间,其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4.1%,最高的为4.8%,仅相当于同期城镇居民收入年均增长幅度的一半。尽管农民收入在不断增加,但由于解决温饱、发展生产、教育子女、求医问药等必要的开销很大,不少农户日子过得还是紧巴巴的,文化娱乐、旅游休闲等现代生活离大多数农民仍很遥远。

  从王海的家庭账本中,我们不难发现其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是外出务工。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前农民的生存困境。一方面以粮食生产为主的纯农户收入增长极为困难;另一方面,现阶段农民的收入渠道单一。以王海家为例,2006年,其种地的成本共计1295元,年内相应收入为3694元,种地纯收入仅为全年纯收入的19%,因此,深层次解决农民增收难和增收缓慢问题,切实提高农民的收入水平,是摆在当前的头等大事。

  作者: 钟建勇来源: 新华网 编辑: 邵春英 ( 邵春英 的博客) 收藏本文 国 内

  · · · 金钱打破道德底线?孩子应远离铜臭还是早学理财 · · 当心物价持续上涨让涨工资的美好愿望“落空”

  从小卖部门口捡到的一分硬币到卖猪的3144.82元收入,江西省赣县储潭乡农民王海都记得一清二楚——

  东北网5月20日电据人民日报报道,“车费78元,气球8元,宝葫芦农庄门票70元,划船45元,烟丝15元……”5月2日那天,王海和老伴像城里人一样,带着孙子孙女在郊区的游乐园玩了一整天,晚上还去参观了赣州市黄金广场的音乐喷泉。尽管回家已是深夜了,老王还是拿出账本,认真地记下了当天的开销。

  今年69岁的王海,是江西省赣县储潭乡红河村的一名普通农民,膝下有三儿两女。每天记录下家庭收支,是曾经作过生产队出纳的王海的一大爱好。从生产队的工分单到如今的16开记账表,已泛黄的“家庭经济日记”上密密麻麻写了近150页。从1980年2月17日开始,王海一天不落地记录下了家庭每笔开支的用项、数量和日期。

  说起自家的这本账本,王海如数家珍。“第一笔账是1980年2月17日买煤油,用去0.5元,最大的两笔收支是2003年4月9日卖猪的3144.82元,1999年盖房子用去9815.3元……”

  “起初只是为了做一个生活记录,记下当时家庭的收支、物价。现在回过头看看,都成历史文物了,觉得很有意义!”王海感慨地说,以前经济拮据,家里炒菜都用‘两口锅’,为啥?两口锅都破了个洞,为省钱就将它们叠在一起凑合着用。一分钱恨不得当作两分钱用,有本账就有了谱。1982年1月开始,老王还统计出每个月收入、支出、现金、存款的总金额。每到年底,一家人的经济收支状况还要做统计,看看与年初计划是否相符。

  王海还给笔者展示了他历年上缴乡村税费的票据。1981年交公粮280.7斤、油17.5斤;1999年交农业税、三提五统、公路集资、水费等965.8元;2004年交农业税84.9元……从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农民负担的历史演变:1981年到1986年,基本上没有什么税费;1986年直至上世纪90年代末,各项税费逐年增加,从2000年开始税费又呈逐年下降态势,直至2005年消失。“现在好了,农民种田不用交税,政府还有钱补呢。”王海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
  1991年1月3日买黑白电视机350元;2001年2月4日买彩电1800元……

  1980年,王海的家庭总收入是574.90元,总支出是836.54元,负债261.64元;1985年收支相抵后结余是2.3元,首次出现正数;到1993年底,王海的家庭积蓄达到5600元,之后王海的几个小孩相继在外打工,2001年总收入是10022元,2006年总收入是22996元,其历年存款余额为27836.45元。27年中,王海的家庭收入增加了40倍,存款增加了28098.09元。

  上世纪80年代的账簿中,记载的大多是松紧带、红头绳、板油、食盐和糖精,146元的“蜜蜂”牌缝纫机、120元的“凤凰”牌自行车是全部家当中最值钱的;上世纪90年代后,彩电、摩托车成了最贵重的家产。同时,收入和支出的内容也有了很大的变化。种粮农民补贴、良种补贴、建沼气补贴等新类别不断涌现。支出方面,不单单是购买化肥农药、油盐酱醋、添件衣裳,还有电话费、手机费、合作医疗参保费……而农业税、特产税、三提五统等则先后从账本上消失。

  小账本连着大社会。王海的家庭账本不仅是他自己的一部家庭生活发展史,更是一部改革开放以来农民朋友的生活变迁史。

  从账本上看,王海27年的总收入为164533.54元,从1997年到2006年的10年间,其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4.1%,最高的为4.8%,仅相当于同期城镇居民收入年均增长幅度的一半。尽管农民收入在不断增加,但由于解决温饱、发展生产、教育子女、求医问药等必要的开销很大,不少农户日子过得还是紧巴巴的,文化娱乐、旅游休闲等现代生活离大多数农民仍很遥远。

  从王海的家庭账本中,我们不难发现其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是外出务工。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前农民的生存困境。一方面以粮食生产为主的纯农户收入增长极为困难;另一方面,现阶段农民的收入渠道单一。以王海家为例,2006年,其种地的成本共计1295元,年内相应收入为3694元,种地纯收入仅为全年纯收入的19%,因此,深层次解决农民增收难和增收缓慢问题,切实提高农民的收入水平,是摆在当前的头等大事。

  作者: 钟建勇来源: 新华网 编辑: 邵春英 ( 邵春英 的博客) 收藏本文 国 内

  · · · 金钱打破道德底线?孩子应远离铜臭还是早学理财 · · 当心物价持续上涨让涨工资的美好愿望“落空”